追忆上海国际前世今生-暨浦东足球沉浮历史(图)

照片说明:11月28日,在国际队西迁传闻日渐激烈的日子里,新老浦东(中远)足球队员在记者的邀约下,聚在了一起。

人物:上排左起:江津(上海中欧)、沈晗(上海国际)、成亮(上海申花)、刘宁宇(健身教练)、王辉(八一衡源)、华尔康(浙江绿城);

下排左起:李彦(上海国际)、詹可强(上海国际)、王云(上海国际)、武明(上海中欧)、祁宏(上海九城)

如果国际队最终西迁,最终将浦东足球的多年历史连根拔起,那么,拍摄于2005年11月28日的这张合影照,将成为浦东足球告别历史舞台前最后的记忆珍藏。

2005年11月28日,这是一个令很多浦东足球的新老队员们难忘的日子。上海中远国际队就在这一天,他们陆续收到了这样一条手机短信:“浦东(中远)足球新将老臣聚会,踢球、晚餐,重温美好时光。”于是,不少仍在浦东足球(国际队)效力的,或是早已经离开这支球队的朋友们,有了一次难得的聚会。

聚会发起在国际队西迁传闻愈演愈烈的日子里,因而就有了另外一番特殊的意义。参加聚会的人员有:现役国际队员李彦、王云、沈晗、张晨、詹可强,申花队球员成亮,中欧教练江津、队员武明,九城队球员祁宏,八一衡源队守门员教练王辉,浙江绿城队队员华尔康,以及担任健身教练的刘宁宇。他们曾经分别是老浦东队,或是老豫园队的队员,有的是中远队成立后投奔而来的队员。但是,在收到上述短信后,他们推掉了一切应酬。带上足球鞋,直奔聚会地点。

这一天,李晓为了八一衡源队新赛季的准备工作去了南昌,申思和邱之胤都在洪庙参加教练员学习班,王志罡带领国际预备队到外地集训比赛,周毅大学本科班第一天报到,陆炜因为有重要事情无法抽身……他们遗憾地错过了这一次聚会(一天后,当他们看到聚会的照片时,全都默默无语)。

新老队友的聚会,踢球是最好的表达方式。成亮、张晨、江津、华尔康分在一组,李彦、王辉、詹可强、沈晗、刘宁宇分在了另一组。王云尽管在前几天训练时腿部不慎受伤,连走路也痛,但依然赶到了球场。祁宏和武明因为有伤在身,当起了拉拉队员。

被沈晗称作是“闸北五人组”的这一组队员,因为把兵力都放在进攻上,而对手拥有多名防守高手,因此,比赛打得难分难解。最终,凭借前锋江津的出色发挥,成亮这组队员以4比3取得胜利。打进第一个球的江津乐不可支对着对方前锋喊道:“沈晗,着急了吧!让我先过过进球瘾。”被“撩拨”之下,沈晗疯狂射门,让他在国际队的对友张晨好一阵忙活。

除了足球,最能诠释感情的,或许是杯中酒。这是一个开怀畅饮的夜晚。当所有人共同举杯,纪念在浦东队、中远队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时,包厢内,平日里的钢铁汉子们,却个个满目惆怅,唏嘘不已。1995年就在大顺的武明道出了所有人的心声:“能够有这样的一个聚会,我真的感到很激动。以后兄弟们应该多聚一聚,在一起踢球的那段时光,真的非常美好……”话题无法不扯到“西迁”上。几个已经不在国际队的老臣们,半开玩笑地冲几个现役国际队员说:“以后,我们会抽空去西安看你们。”一句话,让李彦、沈晗、王云、詹可强们愁绪满面。他们叹着气,无以言对。

“这是近三年来,我们之间的第一次大聚会。如果国际队果真西迁,这或许将成为一次告别前的聚会。”直到灯火阑珊,分手时,他们这样依依话别。

在上海职业足球的历史词典中,绝不仅仅只有“申花”一词。“浦东足球”是另一个不可忽视的角色。尽管在其发展的历史中,大部分时间都在甲B厮混。但曾几何时,在徐泽宪的重金打造下,浦东足球曾一度压倒申花,成为上海足坛新的“大哥大”。更重要的是,浦东足球的存在,为那些无法在申花生存却具备足球天赋的球员们,提供了就业机会,也提供了施展才能的舞台。李彦从浦东队杀到国家队,成亮从浦东队成长为如今申花主力,都是浦东足球的重大贡献。

然而,似乎是一种宿命。尽管浦东足球曾迎来无比壮大的高峰期,但却始终摆脱不了其在上海足坛的“小弟”地位。并且,在经历了最近几年的短暂辉煌期后,浦东足球终于陷入到了新的低谷期。更为可怕的是,因为某些个人因素,这支延续、发展了十年的队伍,却不得不面临西迁西安的命运。一旦西迁,这将意味着,这支在上海根深蒂固、有着深厚球迷基础的足球队,将彻底告别上海这片土地,将彻底告别那一段段感人的历史。

现在回顾浦东足球,多数人都把目前国际队的前身定为当年的浦东队。不过,考虑到浦东队在1999年曾购并了前翌年降级的航星队中的多名队员。因此,回顾浦东队的历史,就不能忘记航星队(即大顺队以及后来的豫园队)。

职业联赛初期,尽管申花在上海足坛一枝独秀,但上海的另外两股足球势力却也在慢慢萌芽,并蓄势待发。1995年,上海拥有了另外两支职业队伍:大顺队和浦东队。只不过,这两支队伍都栖身甲B。

大顺队于1994年诞生,早于浦东队,首任主帅是杨震江。从实力上说,大顺队要强于后来的浦东队。1994年的大顺队,是老将打天下的年份。当年申花组建,未能加盟申花的老一批上海队员来到了大顺队,和球队一起冲击甲B,他们中有:郑彦、唐全顺、鞠李谨、林志桦、王钢、张卫华。这批老将在帮助球队当年冲上甲B后,同时几乎全部挂靴。1995年奚志康执教大顺征战甲B,直到1996赛季。1996年,球队更名为豫园,无论在资金投入还是球队实力方面,都大有提升。在1995年至1997年期间,大顺以及后来的豫园队在甲B赛场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最终功亏一篑。1997胡之刚带队。1995年至1997年的联赛成绩分别为第四、第五、第六。1998年,豫园队更名为上海航星。遗憾的是,航星队的表现极其糟糕。球队这一年先后更换了三位主教练沈志强、乌拉圭籍主教练陇戈和奚志康。最终,动荡的环境导致球队以当年联赛最后一名的身份跌入乙级联赛。值得一提的是,多名? 判愣釉痹诖笏臣昂罄吹脑ピ啊⒑叫嵌有Я?996赛季跟随当时主教练胡之刚加盟的山东籍国脚王东宁、湖北籍国脚张军等。另外,像张卫华、黄震华、沈晗、李彦等人先后都在这支队伍里效力,可以说,这支队伍支撑起了后来浦东队的脊梁。

浦东队于1995年成立,并参加当年的乙级联赛。浦东队的人员班底是上海少体校队。这支队伍被徐根宝抽走了谢晖、吴承瑛、祁宏等,不过,剩余的人员班底再加上几名老上海队员以及部分上海青年队队员,依然组建起了一支实力不俗的队伍,而且,执教该队的主教练正是在申花主教练的竞争中落选的王后军。在1996年至1998年期间,浦东队征战甲B。不过,浦东队只能在联赛中下游徘徊。1996年,王后军中途离职,郑彦继任,浦东队最终以联赛第九的成绩保级成功。可喜的是,球队当年杀入足协杯八强,获得“黑马奖”。1997年,浦东队请来了该队历史上第一位洋帅乌拉圭人马赛洛。但由于球队战绩不佳,五轮过后马赛洛便被同胞桑德利取代,但后者依旧没能改变球队的命运。这个赛季,浦东队跌入历史最低点,当年甲B联赛排名第十。1998年,郑彦继续执教浦东队,但成绩仍不够理想。未过半程,浦东队请来了武汉籍教练殷立华,这也是上海足坛历史

上的第一位外省市主教练。在他的带领下,浦东队提前三轮保级成功,最后获得联赛第七。1998年,浦东队的成绩略有好转,原因是球队补充了部分前申花青年队的队员,包括现在效力于申花俱乐部的成亮等。

由于豫园和浦东队的综合实力不够强大,并且比较分散,因此,在发展初期,尤其是在1999年两队合并之前,两支队伍的影响力和人气还无法与当时的上海足坛“大哥大”申花队相抗衡。那时,大多数上海球迷只认识申花队。

1999年,浦东足球发展到一个新阶段。这一年联赛开始前,浦东队与此前一年降级的航星队合并,组建成了浦东惠而浦队。合并之后,浦东队的实力和人气迅速壮大。并且,凭借在甲B联赛中的出色表现,引起了很多上海球迷的关注。

由于航星队在1998赛季结束后从甲B降级,于是这支队伍不得不面临解散的结局。不过,幸运的是,这支队伍中的核心力量却得以保留了下来。浦东队的当家人卫平出面“收留”了航星队中的骨干力量。事实上,当时不少媒体都以“浦东和航星两队合并”来表述这一事件。

被合并到浦东队的航星队员包括:李彦、沈晗、武明、陆炜、黄震华、周毅、邱之胤、王辉等人。而浦东队原有的队员有:成亮、王志罡、贾春华、刘宁宇、沈鸣等人。尽管合并后的队名仍是浦东队,并且老板也是浦东俱乐部的当家人卫平,但事实上,球队的主体力量是航星队的队员。不过,值得肯定的是,合并之后,浦东队的综合实力得到了明显的提升,并以全新的面貌征战1999赛季。这一年,浦东队的主教练是前一个赛季中途上课并率队保级成功的殷立华。在殷立华的带领下,加之队伍实力的提升,浦东队终于走出了年年保级的窘境,并一举进入到了甲B联赛? 慷拥男辛小U飧鋈荆侄踊竦昧死飞系谒拿淖詈贸杉ǎ⒋丛炝税寺植话艿募吐迹庖惨欢热们蛎钥吹搅似侄咏都譇的希望。这个赛季,浦东队客场2比0战胜当时被公认为甲B最强的八一队,这一仗成为当年浦东队最精彩的表演。就在这一年,身处甲A的申花队在巴西人拉扎罗尼的带领下只取得联赛第五的成绩,申花滑坡到自职业联赛以来的历史最低点,于是,在甲B赛场有着优异表现的浦东队,逐渐开始吸引更多的上海球迷的眼球。

2000年,浦东队请来了刚从中国国奥队卸任的英国人霍顿,并花重金打造球队的外援组合。遗憾的是,11轮联赛打下来浦东队的排名依然只列第四,与大家的期待有些距离。再加上与俱乐部老板卫平在比赛中发生争执,这位倔强的英国人不得不接受下课的命运,并由奚志康半路接手。不过,球队的境况并没有得到大的提升。联赛结束,球队依然获得第四名,再度与甲A擦肩而过。

值得一提的是,浦东足球在1998年至2000年间的投资人是卫平,土生土长的上海浦东人卫平对浦东足球的发展和壮大发挥了巨大作用。尤其是在1999年至2000年期间,在卫平的重金打造下,浦东足球迎来了新的发展时期,并逐渐在上海滩引发了另一股足球热潮。尽管卫平在2000年底结束了对球队的投资,但他已经为日后浦东足球攀登最高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00年下半年,雄心勃勃的中远置业集团董事长徐泽宪着手准备进入足坛。2000年10月,中远置业集合五家股东(中远两湾置业有限公司、汇丽集团、汇丽地板公司、汇丽股份公司与海南博鳌控股有限公司)以3000万元收购浦东队。收购之后,浦东队正式命名为“上海中远汇丽足球队”。自此,浦东队进入了徐泽宪的“中远时代”,并由此开创了浦东队历史上的鼎盛时期。

买下浦东队后,徐泽宪大肆招兵买马。首先是邀请了沪上拥有广泛人气的徐根宝担任球队主帅。在内援方面,从申花挖来了老将成耀东、吴兵,并引进了1994年职业联赛的最佳射手胡志军。而在外援引进方面,中远队也开始显露俱乐部的强大实力和称霸野心。这一年,中远一口气引进了四名外援:马克、波曼、加西亚和安德列斯。有了申花老将的支撑,有了强力外援的加盟,中远队在当年的甲B赛场横扫千军,以联赛第一名的身份晋级甲A联赛。浦东足球在发展了六年之后,终于实现了进军甲A的梦想。同时,由于这支球队明星云集,并且太过激情,不少铁杆的中远球迷,从那时就开始孕育而生了。

进入甲A的第一年,中远队最大的手笔莫过于从申花挖来了同城对手的“顶梁柱”——祁宏和申思。这一手笔,在当时的上海足坛引起轩然大波,成为轰动足坛的第一件大事。与此同时,在联赛开始前,由于谢晖从德国租借回申花,徐泽宪于是一个电话,将范志毅从苏格兰请到了中远。在范志毅、祁宏、申思这三位前申花灵魂人物加盟的同时,中远队聘请了有“白巫师”之称的法国人乐华担任主教练,此人曾带领喀麦隆队杀进1998年世界杯。再加上阿尔西诺、姆玛等颇具实力的外援,中远队真正拥有了其与申花分庭抗礼的底气和实力,也体现了徐泽宪意图称霸上海足坛乃至中国足坛的决心和气魄。不过,由于中远队毕竟缺乏征战顶级联赛的经验和底蕴,再加上整体实力还不够强大,这个赛季,球队的联赛排名只有第九位。当然,随着同城对手申花因年轻化所导致的沉沦,在这个赛季所诞生的轰轰烈烈的德比战中,中远两战全胜,彻底压倒申花。

如果说,2002年是中远足球试探性称霸的开始,那么,2003赛季,徐泽宪就显得足够大胆、足够有魄力。中远在内援市场上一口气引进了吴承瑛、江津、李明等身价都在挂牌名单前列的大牌球星。外援方面,在留用阿尔西诺的同时,还从阿根廷河床队引进了巴拉圭国脚奎瓦斯。实力强大的中远队在这个赛季终于“一发不可收拾”。值得一提的是,在“非典”停赛期间,中远果断换帅,在第一阶段带领球队取得四胜一负、排名第一成绩的乐华下课,2002年赛季末期遭遇停赛并因此结束球员生涯的少帅成耀东走马上任。成耀东上任后,球队的各方面工作进展平稳,步步逼近联赛冠军。在联赛最后阶段,呈现出中远与申花竞争冠军的格局。遗憾的是,在联赛后半段,中远却遭遇两大败仗。一是冠军德比战1比4大败给申花,二是在决定冠军归属的最后一场中输给天津队,最终屈居亚军。

2003年尽管夺取联赛亚军,但在最后一场比赛后,八万人体育场就流传出了“中远要撤退”的消息。也就是说,当中远足球迎来最辉煌的2003赛季时,浦东足球的危机就已经萌发了。值得一提的是,2003赛季中期,中远队改名“国际队”。这看似响应足协号召的举动,实际上预兆了球队动荡的未来命运。

2004年,是中远足球危机四伏的一个赛季。从2004年年初开始,转让传言开始侵袭这支队伍。

这个赛季,随着李明、奎瓦斯的离去,随着申思、祁宏分别因为治伤失去主力位置或离开球场,中远足球实际上已经告别了以申花老将来支撑局面的奢华时代。在这个赛季的第一阶段,国际队战绩极为糟糕,甚至一度排名联赛倒数第三。不过,在球队前往意大利北部集训一个月归来后,在接下来的联赛中球队面貌焕然一新。阿尤与阿尔西诺的组合威力十足,再加上李彦、成亮、王云等“内部力量”的崛起,国际队依然取得了当年联赛第三名的成绩。不过,这个成绩也存在一定水分。因为,国际队在这个赛季的多数积分,是在赛季后半段足协取消降级、多数队伍无心恋战的情况下取得的。

中远和徐泽宪的介入,尽管为浦东足球带来了史无前例的辉煌。但是,到了2004年年底,中远足球终于无法承受之重,从高峰跌落下来。这年11月,印尼三林集团整体收购了中远置业集团,这就意味着,曾经威震四方的中远足球彻底告别了历史舞台,也宣告了浦东足球辉煌时代的彻底结束。

中远置业被收购后,足球队面临分崩离析的危险。2004年年底,国际队首先大幅“清洗 ”队中的老队员,申思、祁宏、江津等高薪队员被陆续“清洗”出队伍。2005年年初,俱乐部正式公开了转让的消息:永大电梯整体收购中远俱乐部。

转让后的国际队开始了自“中远时代”以来最艰苦的征程。2005赛季,国际队在转会市场上不再有任何大手笔,只是花25万元引进了此前一年没有打联赛的曲楠男。并且,这样的一笔买卖还是在几番斟酌和讨价还价后艰难完成的。外援方面,高薪的阿尔西诺离开了效力三年的球队。这一年,两度荣膺联赛最佳射手的阿尤终于失去了光芒,沦落为平民球队的国际队也一同失去了光芒。联赛结束,球队最终排名第八。

球队成绩一落千丈,俱乐部的生存也同样是危机重重。从2005年年初开始,新的传言就开始侵袭队伍。传言称,在西安开创新事业的徐泽宪有意将国际队拉到西安,国际队将整体搬家。尽管俱乐部再三辟谣,但是,在联赛结束后,这样的传言终于即将成为现实。

1997年甲B联赛最后一轮,广州松日落后河南建业2分,最后一轮建业队只要战胜升级无望保级无忧的上海豫园队就肯定进入甲A。而徐根宝执教的松日队不但要取胜,还必须指望上海豫园队逼平河南建业,才能升入甲A。结果,广州松日大胜天津万科,豫园队主场0比0逼平河南建业,把松日队送进甲A。赛后,徐根宝连连感叹:谢天、谢地、谢人。

徐根宝第一个要谢的是时任豫园队主教练的奚志康。在回忆那场阻击战时,奚志康饶有兴趣地说:“那场比赛前,根宝和我们打了招呼,希望教练组做好动员工作。另外,足协方面也出面打了招呼。考虑到大家都是上海人,我们队在那场比赛中踢得很玩命,最终逼平了河南队,也帮助了根宝。”

2000年,霍顿被中途解职,尽管与执教成绩不太理想有关,但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原因:在霍顿下课前执教的最后一场比赛中,他与俱乐部老板卫平发生争执,甚至动起了手。

事情的缘由是这样的。在主场与河南建业队的比赛中,由于对手龟缩后场防守,浦东队无法打开局面。中场休息时,卫平向霍顿提出,尽快派上“快马”沈晗,以加强进攻。然而,霍顿并没有遵从卫平的建议。在比赛结束前15分钟,他才迟迟换上沈晗,球队最终没能取得胜利。赛后,在大部分队员都还没有回休息室时,卫平与霍顿在休息室发生了争执。霍顿态度强硬地说,怎么用人是他的权力。于是,两人争吵声越来越大,最后不仅摔起了矿泉水瓶,还推搡了起来。后来,当队员们全部来到休息室后,卫平当众宣布:霍顿下课了!第二天,助理教练奚志康被扶正。

2001年,尽管中远收购了浦东队,但头两年球队还没有自己的基地,队员们居住在源深体育场内的源深宾馆里。而在源深宾馆里,4003房间成了全队众所周知并且乐此不疲的“快乐牌屋”。

4003室,是李彦和成亮的房间。两名队员因为人缘关系不错,而且性格比较开朗,因此,不少队友都愿意在训练之余跑到他们的房间里来,或是聊天,或是打牌。久而久之,4003房间就成了浦东队的“棋牌室”。很多队友后来回忆道:“那时每天吃完晚饭,很多人都跑到李彦和成亮的房间打牌,无拘无束,感觉非常快乐。”“牌屋”很受欢迎,不少队员匆匆洗完澡兜上浴巾便争先来到4003。于是,在4003室,经常见到一群“半裸男”在那里快乐地打牌。2002年,桑廷良来到中远队后,发现了4003室的秘密。于是,严肃的他立即“取缔”了4003室的“牌屋”资格。从此,4003室成了不少队员美好的回忆。

徐根宝执教中远队后,请来了他当年在国家队的得意弟子高洪波担任助教。2002年,徐根宝下课,但高洪

波继续留任。不过,在2002年年初,高洪波曾与当时中远队的中方教练组长桑廷良发生不快。

高洪波与桑廷良在公开场合发生过两次争吵,两次都发生在海南冬训期间。第一次,有队员在训练中与乐华发生争执,高洪波上前劝阻。而桑廷良因为担心发生不必要的麻烦,有意阻止高洪波。高洪波当即发火:“这么多记者在,而且他们又在争吵,为什么不让我劝架?”第二次是在一次午饭中。因为下午球员要参加运动员行为规范考试,高洪波要大家利用午休时间看看书。桑廷良提出不满,他觉得不该耽误队员们的休息时间。于是,两人再次发生口角。

高洪波在联赛开始后一个月就离开了中远,而他出走的原因与桑廷良是否有关,就是一个永远的秘密了。

2003年在虹口进行的那场德比战,相信很多人无法忘记。1比4,中远队不仅输掉比赛,而且输得毫无颜面。比赛中,主教练成耀东怒摔矿泉水瓶。而当后防核心李明两度出现低级失误后,俱乐部高层立即走下看台,责令成耀东换下了李明。赛后,李明被俱乐部认定参与“打假”,并遭到厉声盘问。

德比战之后,俱乐部高层几次找到李明谈话,当面怒斥其有打假球的嫌疑。俱乐部高层还当面播放比赛录像和慢镜头,责令李明“坦白从宽”。不过,李明并不服气,他坚持声称自己并没有参与打假球,比赛中的失误属于后卫队员的正常现象。俱乐部高层怒声斥责:“你是国家队队员,你怎么可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而且一犯就是两次?!”

“拷问”没收到效果,也没有确凿的证据。最终,李明被赶出了一队,下放到了预备队。直到联赛最后一场才重新获得比赛机会。

2004年7月,国际队前往意大利米兰市北部的一个小镇集训。那段时光,被很多国际队员认为是“几年来最愉快的日子”。在集训期间,球队抽出一天时间,乘坐大巴前往临近的水城威尼斯观光。不过,因为途中都是崎岖的山路,加之大巴的避震设备太过先进,于是,不少人在颠簸中晕车,甚至呕吐。

原本,吴兵、吴承瑛、陆炜、沈晗等人在车上玩起了“斗地主”。后来,吴承瑛头晕得受不了,连连叫喊“头怎么这么晕啊!”随后,晕头转向的大伙放弃了打牌。然而,半小时后,终于有人憋不住了,叫喊着要吐。第一个冲进车载洗手间的是小将于海,随后是吴承瑛等人,最后,连主教练成耀东也憋不住,冲进了洗手间。原本准备进洗手间解决内急的李彦,刚一打开门,便叫了起来:“我的天,味道这么重啊!”于是,他不得不放弃了进去的打算。后来,考虑到大伙晕车反应太严重,于是,王国林要求驾驶员在一个山腰的空地上停下车,稍作休息。

2005年年初,博鳌集训。申思、祁宏和江津都已经离开,申花老将只剩下与成耀东私交不错的吴承瑛。不过,在一次训练结束后进行放松时,吴承瑛与成耀东发生了口角,幸被众人劝下。

那天的训练课风平浪静。训练结束后,大伙围成圈进行压腿等放松练习。成耀东恰恰站在吴承瑛的身后。不过,因为在语言上的误会,吴承瑛与成耀东发生了争吵。大家原本以为是在开玩笑,但是,两人的争吵声越来越激烈。因为太过突然,助理教练也都被吓懵了,没人上前劝说。最后,吴承瑛索性站了起来,拧着球鞋,边吵着边离开了球场。这时,怒火中烧的成耀东差点冲上前,但被大伙劝阻。

不过,这次风波很快就平息了。事后,恢复平静的吴承瑛很快与主教练成耀东言和,两人也不再计较那天发生的不快。在2005赛季中,成耀东依然重用吴承瑛,丝毫没有“报复”的意思。

浦东队和大顺队(及以后的豫园和航星队)都是上海的足球队,尽管这两支球队都在甲B征战,但与上海足坛“大哥”申花的联系却从没有中断过。并且,当浦东足球统一并壮大为后来的中远队后,与申花就更加无法避免必然的联系。

相对来说,由于豫园队的前身是上海二队,并且与申花同属于上海体育局,因此,豫园队在其发展过程中,与申花的关系最为密切。更确切地说,豫园队一直得到“大哥”申花的援助。1995年,也就是大顺队征战甲B的第一年,由于征战乙级联赛的老上海队员全部退役,因此,队中补充来了很多新鲜血液。其中,骨干力量是从申花队转会而来。这一批队员有:陈伟、程海峰、黄翌、张佳平、陆炜、武明。值得一提的是,申花老队长陈伟是在伤愈复出后第一时间加盟豫园队的。

申花队也向浦东队输送了不少人才。1995年浦东队刚刚成立时,贾春华离开申花,来到了该队,担任主力门将。1998年,申花青年队成亮、刘宁宇、李伟一等三名球员加盟浦东队。

2001年,中远收购浦东队,这时,浦东足球与申花的联系就更加紧密了。当然,这时的主要表现形式是,浦东足球从申花“挖”人才。2001年,中远队“挖”来了申花老将成耀东和吴兵。2002年,冲上甲A的中远队又从申花“挖”来了祁宏和申思这两位当家球星。一年之后,吴承瑛也投奔中远。

不过,浦东足球也向老大哥申花输送过人才。1998年,闹“门荒”的申花队引进了豫园队的主力门将虞伟亮。最近几个赛季,正是虞伟亮支撑起了申花队的“门面”。同时加盟的还有两位浦东队的队员:后卫卞军和忻峰。2005年,中远队精心培养的左边后卫成亮转会到了申花。值得一提的是,从浦东足球走到申花的上述四名队员,如今都已经成为各自球队的主将。

王后军、奚志康、林志桦、郑彦、霍顿、徐根宝、殷立华,这些浦东足球历史上的教头们,如今依然活跃在教练岗位。王后军前几年一直辅助弟子林志桦,担任上海女足的技术顾问;奚志康是申花队教练班子的一员;前些年一直投身于足球学校工作的郑彦,上赛季重新出山,辅助马良行执教上海中邦;霍顿一路颠簸,如今又加盟了沈阳队;徐根宝在结束了2001年中远队的教练工作后,于2002年执教申花,但因为成绩糟糕中途下课。从那之后,根宝“归隐”于崇明训练基地,悉心培养新的“02队”;湖北教练殷立华在离开上海浦东后,在多家俱乐部辗转奔波,如今赋闲在家,但据说他下赛季将肯定重出江湖。

另外,浦东足球历史上的不少球员,如今也当起了教练。邱京巍现任香港澎玛流浪队主教练。李晓在离开了中远队后,出任八一衡源队的主教练,并帮助该队在2005赛季冲上中甲。王辉也跟随李晓,在该队担任守门员教练。贾春华在国际队担任守门员教练。成耀东则从2003年中期开始担任国际队主教练,从2004年开始,吴兵也出任助理教练。离开了国际队的江津,下赛季将成为中欧队的守门员教练,申思有望成为该队的主教练。1994年大顺队的第一代老臣唐全顺在经历了人生坎坷后,如今走出阴霾。他在李中华的足球俱乐部任职,并担任明星足球队的业余足球教练员。

浦东足球最早一批队员中,第一个投身商海的是鞠李瑾。1995年,也就是离开了大顺后的第二年,这位担任拖后中卫的前国脚步秦国荣的后尘,也做起了生意,他开了一家货运公司。近十年下来,公司平稳发展,规模不断壮大。

1994年时的大顺队,周毅就成为队中的一员。年纪并不大的周毅,成为了浦东足球的第一代元老。2002赛季结束后,周毅宣告退役。退役之后,周毅先是“触电”,拍起了电视剧。在《十八岁的天空》这部电视剧中,周毅出演女主角的哥哥。不过,半年之后,周毅觉得自己并不合适从事演员这个行业,于是,他果断抽身而出。在结束了短暂的演员生涯后,周毅投资开了一家经纪公司,效益不错。今年年初,周毅再次拓展事业,在建国中路开了一家咖啡吧。

浦东队的老将中,有一人目前的身份非常特殊,他就是在国际俱乐部主管竞赛的官员邱之胤。当初在浦东队时,他是沈晗的室友。平常,俱乐部总经理王国林总喜欢叫邱之胤的外号“方头”,“方头”也是唯一一位担任俱乐部工作人员的前浦东队球员。

当年从申花青年队转到浦东队的刘宁宇,如今的职业是一家健身俱乐部的大牌健身教练。业余时间,他和周毅共同参加业余足球比赛,并且同在上汽集团队。不久前的聚通杯,刘宁宇与周毅便代表上汽集团队参赛。

黄翌1995年加盟大顺队。但因为体测等原因,不得不早早地结束了职业生涯。后来辗转来到了新加坡,效力于新麒队。但因为纠纷被新麒俱乐部开除,后来曾短暂效力于当时还是乙级队的上海九城。

此外,不少球员转会到了其他俱乐部。1995年就在大顺队的武明如今是中欧队的队员,2002年转会到中远队的祁宏,如今是九城队的球员。1998年从申花转到浦东队的成亮,于2005年“回归”申花。2002年进入中远一队的年轻队员华尔康在前两个赛季一直效力于浙江绿城队。另外,从中远队出走的队员还有陈刚、李明、候志强等队员。

成立于1994年的大顺队和成立于1995年的浦东队是浦东足球的前身。1994年申花队的第一批职业球员都已经退役,那么,1994年大顺队和1995年浦东队中的球员,也就是说,浦东足球创建之初的最早一批球员,还有人活跃在职业赛场上么?

有!他们分别是1994年在大顺队效力的虞伟亮、黄震华,1995年在浦东队效力的卞军和忻峰。不过,考虑到很多1995年的老将仍然活跃在职业联赛赛场,因此,真正称得上是元老级的,只有虞伟亮和黄震华两人。事实上,虞伟亮和黄震华不仅是浦东足球的第一批元老,也是上海足球自1994年职业联赛开始,至今仍在职业联赛效力的仅存的两枚硕果。

那么,在浦东足球发展为国际队的今天,又有哪些最早一批的浦东足球人仍然“健在”呢?同样也只有两人。除了1994年就在大顺队的黄震华外,另一个便是1995年就在乙级队浦东队的贾春华。只不过,黄震华还在踢球,而贾春华则早已经当起了守门员教练。

在浦东足球的发展史上,涌现出了一大批教练。有的名声显赫,有的只是匆匆过客。但是,有一人不能忘记,他就是执教浦东足球时间最长的教练奚志康,堪称浦东足球的“教父”。

奚志康于1994年执教深圳队,并且在当年带领这支队伍以乙级联赛第一名的身份冲上甲B。尽管深圳足球的辉煌史是上海人朱广沪缔造的,但是,深圳足球的奠基者,是另一个上海人奚志康。1995年,奚志康回到上海,执教大顺队。有趣的是,大顺队在1994年同样征战乙级联赛,并以第二名的身份与深圳队一同冲上甲B。从1995年至2000年这六年期间,无论是大顺队和后来的豫园队、航星队,还是后来合并后的浦东队,奚志康都一直在浦东足球工作。其中,只是在1998年上半年去女足、1999年下半年去浦东青年队,短期离开过浦东足球

的教练岗位。其中,在1995年、1997年、1998年、2000年,奚志康或全年或半年担任的是主教练。

金钱建立的友谊不可靠 上海国际两任老板缘分已尽(2005/12/5 12:48)

上海国际西迁已成定局 勇大转让股份期待全身而退(2005/12/5 10:24)

“西迁”计划不可改变 上海国际今向球员摊牌(2005/12/5 09:52)

永大股份大规模转让先铺路 上海国际入陕几成定局(2005/12/5 08:12)

上海国际走得了庙走不了和尚 九城打包收留大牌?(2005/12/5 03:02)

西安足坛传来阵阵疑风 上海国际将有望西迁陕西(2005/12/5 02:08)

教练球员都想大逃亡 上海国际将以“空壳”西迁?(2005/12/4 10:04)

上海国际西迁进入倒计时 西安球市迎来又一“春”(2005/12/4 10:03)

陕西企业接收永大出让股份 上海国际西迁进入倒计时(2005/12/4 06:23)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bestillandknit.com/,北京人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